上海
注册简历 获“信得过人才服务机构”荣誉称号
注册简历 发布职位
首 页 招聘职位 人才简历 招聘会 网站公告 职场新闻 印象点评 成功感言 成功案例

全球人才从溢流到环流 新兴国家也将成为受益者

2017/11/13 14:03:06 分享:
从二战后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,“人才流失”困扰着发展中国家。好不容易送出国培养的科技人才却未能回流,中国就是其中的典型。这种现象直到步入21世纪才有所好转。全球化越来越深入,尽管各国争夺人才的战略趋于紧张,但人才本身的意识观念变得开放多元,又形成“人才环流”的新格局。
美国是这波人才流动浪潮里最大的受益国。根据世界银行近期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全世界受过一年及以上高等教育的人才越来越往以下4个国家聚集: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及澳大利亚。其中,美国独享其中40%的人才资源,仅仅是硅谷的工程师中就有70%为移民,而全球有接近1/4的留学生选择在这里深造。
人才聚集最直接的作用是为国家经济创造价值,据美国考夫曼基金会发布的《美国新移民企业家的昨天与今天》报告发现,在被抽样调查的335家工程类科技型企业中,43.9%是由移民企业家创办。移民撑起美国科技界半边天的说法并不夸张。
好处占尽的美国是否能在下一波趋势中保持优势?那也未必。各国也在想方设法出台福利政策,吸引高端人才回国。新兴国家本身的经济发展也创造更多诱人机会。近日,由福布斯中国和外联出国联合发布的《2018全球人才流动和资产配置趋势》报告指出,有几个趋势决定着未来全球人才新格局,单向而一极化的流动将被多元的人才环流取代。 图片来源:福布斯报告
各国为抢人才 放宽政策门槛
国籍和签证是人才流动的基本门槛,不少国家推出宽松的签证政策以吸引人才。比如欧盟在2007年推出“蓝卡”计划,“蓝卡”持有者在社保、就业和薪资待遇上几乎与欧盟接收国国民同等。
在加拿大,各大政党在施政纲领中也都强调吸引和留住人才。加国政府曾承诺在大学创造2000个研究席位,并投资30亿美元建设大学基础设施。另一方面,政府改革个人所得税制度,保证企业尽可能的留住优秀人才。
韩国政府更直接,他们会到海外招揽人才回国工作,通过电台、电视、网站等媒体,派遣专门代表团前往国外直接做工作。韩国现在的留学生中60%以上学成回国。
此外,加拿大、北欧对人才提出税收减免;新加坡给予财务补贴吸引外国人才;英国、瑞士、印度签订了双边人才协议,以色列推出“卓越研究中心”项目,中国推出“千人计划”项目等。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人才争夺战中积极参与,各类人才引进计划层出不穷。
人才集聚向新兴市场转移
2013年,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突破4万亿美元,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。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是支撑人才环流的重要因素。2016年,职场社交平台领英发布的全球人才流动数据报告显示,近三年来,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的人才流动已经日趋平衡,平均为50万人上下,扭转了发展中国家人才“只出不进”的尴尬局面。
报告称,科技人才回流的现象最为明显。以AI人才为例,从2013年至2016年,毕业归国的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4%,而有海外工作背景的归国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0%。
中国的情况更为有趣。作为一个既大量输出留学生,又拥有强大回流能力的国家,中国更像是国际人才环流中的“交换器”。截止2016年12月底,“千人计划”已引进6000余名海外高层次人才。2010年到2016年,中国在外留学生回流比例逐年增加,仅2016年,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43.25万人。 图片来源:福布斯报告
城市实力强不强就看人才如何扎堆
加拿大经济学家海默曾认为,全球城市一旦形成,会存在“马太效应”,处于核心的会愈加核心,而处于边缘的会愈加边缘。例如1981年, 加拿大58%的移民主要集中在像蒙特利尔、温哥华、多伦多等这些巨型城市。2001年,移民数量又超过了73%,在1990-2000年十年里,90%的新移民都居住在这些城市。
决定城市发展的除了自然资源、先进技术和投资之外,最重要的因素是人。福布斯的报告指出,当人才的流动是自主的、积极的,以及充分的情况下,那些作为全球网络重要节点的城市,越有可能为国际移民,特别是身怀技术的经济性移民最先或者最多落脚的城市。当然,薪金、医疗以及住房福利待遇等都是引发人才流动的驱动因素。另外,他们会对工作生活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这并不是说只有大城市才最受人才青睐。以全球赛事、学术研讨会、高端论坛、国际谈判等为代表的交流活动也能吸引人才,这为崛起中的全球城市带来“后发效应”。上世纪成功举办奥运会后的洛杉矶、汉城,提高城市形象的同时,吸引了全球大量人才。而承办G20峰会后的杭州,也成功提升城市对全球人才的吸引力。
“全球族”背后的千亿市场
福布斯的报告将学历、职业有国际背景,或拥有国际居留经验和投资经验的人称为“全球族”。他们的流动形成全球留学、就业,以及投资地价值链。报告称,仅是留学和留学后服务市场规模就超过2500亿元。
藤门国际教育集团总裁钱虎是回流大潮中的一员。从纽约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,他选择回国创业,切入高端留学市场。作为一名海归,他认为现在留学生无论是年龄还是目的都与之前发生变化。“l08年我留学时,出国读本科或者高中的学生较少,到现在留学低龄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。”留学决策者从学生个人转变为整个家庭,留学目的也从追求更精尖的专业学习,转向提升国际化视野为主。
大量留学生回国就业,留学“性价比”也成为热门话题。在钱虎看来,如果仅仅是单纯的以金钱衡量,大多数自费留学家庭的选择都将是一门失败的投资。“我自己就是案例,虽然在纽约拿到律师执照,但回国后,专业知识并没有派上用场。”他认为,应当从更长的时间跨度来看待留学经历的作用。
类似藤门国际的留学服务机构也迅速增多。钱虎认为,市场竞争的确变得激烈。“我们也正在开设英国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留学部门,但这与美国是否失去优势并没有关系,而与公司业务扩张有关。”他认为在市场深耕久了,机构想要保持小而美反倒不现实。“你会发现自己不仅能提供资源,还能够整合资源。”
钱虎认为,现在的留学申请服务业在进化,行业套路没法走通。“现在美国顶尖名校的申请不再像包装时代那样,申请者必须自身符合名校需要的素质要求,有领导力、独特的兴趣点、社会责任感等等。真正用名校标准培养人才,而不只是把它当成一门生意。”
从最开始的高端人才流失,到现在留学群体与回流群体的共同增长,全球人才格局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产生的结果也不再是人才流入国变强,而流出国渐弱的简单影响。可以预料的是,未来将会由更多新兴国家因人才回流而受益,别将留学视为简单镀金将是人才本身需要转变的观念。



发布日期:2017/11/13 14:03:06
新闻媒体:界面新闻
人才行业协会会员单位 人才服务许可证151号 沪B2-20050172 沪ICP备10022751号  
版权所有: 上海人才热线的ico上海人才热线 IE8.0以上版本支持 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